<form id="f3z3d"><nobr id="f3z3d"></nobr></form>

            明星話劇防跌坑指南:買明星話劇票,有點像是買彩票

            2020年11月16日01:41

            來源:新民晚報

              買明星話劇票,有點像是買彩票。好的明星話劇,就是好的話劇。不好的明星話劇,那也是大型明星見面會現場——就看你是戲劇粉絲,還是明星粉絲了。

              沙溢、胡可夫婦日前在東方藝術中心上演了話劇《革命之路》。不明就里者,跑到他倆的海報下,把黨旗展開,對標“革命之路”四個字拍照,算是舉行了“黨建活動”?!敖箲]時代的偉大作家”理查德·耶茨撰寫的小說《革命之路》展現的內容,簡單說來其實是中年危機下的人性。該書一出版就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提名。2009年——在作家逝世17年之后,被翻拍成了同名電影,是小李子和凱特·溫斯萊特繼《泰坦尼克》后再度攜手出演愛侶的電影。當然,這部電影的導演薩姆·門德斯當時還是溫斯萊特的丈夫。該部電影獲了不少獎,包括金球獎最佳女主角。該片,才使更多人知道了《革命之路》。

              沙溢、胡可夫婦表示特別喜歡這部作品。這部作品呈現的是上世紀50年代,美國一對中產階級夫婦在精神的空虛和沉悶的生活中努力試圖掙脫困境,但卻以悲劇告終的故事。他們住在位于“革命路”的小區里。妻子追求個人的表演事業,渴望搬到巴黎;丈夫陷于無聊但是多金的工作以及一堆風流債里——他倆唯一的共同點是,依然向往充滿藝術情趣的生活,但都無法企及。在不斷爭吵中,妻子懷孕了,把他倆試圖奔向藝術生活的路途又“阻斷”了。最終,妻子自殘般讓自己流產,在醫院里死去。深愛妻子的丈夫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卻發現正有人等著租他的房子——如此的生活,總是有人重復著……人對自己的革命,通常功敗垂成。

              嚴酷地說,這樣的生活是對當今娛樂圈“殘害”明星的真實寫照。沙溢、胡可喜歡這部作品不無其現實意義。實話實說,小李子與肥溫在該片里的“復合”,與沙溢、胡可夫婦在戲里戲外的“合體”,都是這部嚴肅文學作品被改編后吸引大眾的最大亮點。所以,《革命之路》還能全國巡演。

              大幕拉開,當兩位中老年演員在臺上絮絮叨叨地談及社區里有人想排戲,兩人一聊就聊出個七八分鐘的“序幕”,就顯出這部改編作品的業余之處了。好的作品,開門見山,所謂“鳳頭豬肚豹尾”——全劇開頭不引人入勝、扣人心弦,那觀眾繼續坐下去的理由就是“期待角兒登場”了。待沙溢、胡可登場之后,人們難免會對比兩人對舞臺的掌控力。僅臺詞,沙溢口齒更清晰,邏輯重音更到位。他是懂得舞臺空間的。相比之下,胡可更多的經驗在于“鏡頭前表演”而不是舞臺空間——兩者在情緒分寸的拿捏、口齒表達的精準、肢體語言的幅度等方面,是有巨大差異的。

              明星夫妻,確實是該劇最大的咖,也是最專業的了。

              前陣子,小品王黃宏與天津人藝合作,在上海保利大劇院上演了話劇《上甘嶺》,黃宏擔任了編劇和主演。他在上甘嶺上,塑造了一位說快板書出身的炊事班長形象,讓該劇悲欣交集。因為全場舞美是一個恒久不變的黑魆魆的坑道,所有戰士的服裝也都大體一致。所以,黃宏具有高辨識度的嗓音,成為全場亮點。他的聲音塑形能力卓越,甚而使得舞臺形象也更高大起來。但是,如果他不做主演了,該劇的光彩必然暗淡。而黃宏畢竟過了退休的年紀,在臺下已經戴上腰托了。所以,眾星拱月般的明星話劇,也讓其劇目巡演的可能性全系于一線。

              所以,在買明星話劇的票子之前,首先要看誰和明星一起攢這部戲——若編劇、導演都不是實力派,那就懸。早先,李宇春曾經主演話劇《如夢之夢》引發討論——是否是戲劇要搭明星的流量?看過《如夢之夢》的觀眾,一定會同意“李宇春貢獻了繼電影《十月圍城》之后,最誠摯的表演”這句話。這部話劇的編劇、導演是賴聲川。好的戲劇導演會發掘、善用明星的個人特質。例如,他還邀馬景濤主演過話劇《如影隨形》——劇中,馬景濤扮演的角色自己以為自己存在,但別人以為他是影子。所以,他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有“證明自己存在”的激情。這種證明自己的演法,正是馬景濤最擅長的。

              對于喜愛戲劇的粉絲而言,買各地人藝的戲,那是相對更有品質保障的選擇。當下,除了北京人藝,陜西人藝的《白鹿原》等劇自然有著生命的厚度,而天津人藝常年做最佳群眾班底,也有整體水準依托。如果,明星話劇是由缺乏戲劇功底的明星主導——亦即除了明星,其他人都名不見經傳,那就把自己放到明星粉絲的位置上——當是看場明星見面會吧!

              文/朱光

              攝影/郭新洋

              來源/新民晚報

              買明星話劇票,有點像是買彩票。好的明星話劇,就是好的話劇。不好的明星話劇,那也是大型明星見面會現場——就看你是戲劇粉絲,還是明星粉絲了。

              沙溢、胡可夫婦日前在東方藝術中心上演了話劇《革命之路》。不明就里者,跑到他倆的海報下,把黨旗展開,對標“革命之路”四個字拍照,算是舉行了“黨建活動”?!敖箲]時代的偉大作家”理查德·耶茨撰寫的小說《革命之路》展現的內容,簡單說來其實是中年危機下的人性。該書一出版就獲得美國國家圖書獎提名。2009年——在作家逝世17年之后,被翻拍成了同名電影,是小李子和凱特·溫斯萊特繼《泰坦尼克》后再度攜手出演愛侶的電影。當然,這部電影的導演薩姆·門德斯當時還是溫斯萊特的丈夫。該部電影獲了不少獎,包括金球獎最佳女主角。該片,才使更多人知道了《革命之路》。

              沙溢、胡可夫婦表示特別喜歡這部作品。這部作品呈現的是上世紀50年代,美國一對中產階級夫婦在精神的空虛和沉悶的生活中努力試圖掙脫困境,但卻以悲劇告終的故事。他們住在位于“革命路”的小區里。妻子追求個人的表演事業,渴望搬到巴黎;丈夫陷于無聊但是多金的工作以及一堆風流債里——他倆唯一的共同點是,依然向往充滿藝術情趣的生活,但都無法企及。在不斷爭吵中,妻子懷孕了,把他倆試圖奔向藝術生活的路途又“阻斷”了。最終,妻子自殘般讓自己流產,在醫院里死去。深愛妻子的丈夫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卻發現正有人等著租他的房子——如此的生活,總是有人重復著……人對自己的革命,通常功敗垂成。

              嚴酷地說,這樣的生活是對當今娛樂圈“殘害”明星的真實寫照。沙溢、胡可喜歡這部作品不無其現實意義。實話實說,小李子與肥溫在該片里的“復合”,與沙溢、胡可夫婦在戲里戲外的“合體”,都是這部嚴肅文學作品被改編后吸引大眾的最大亮點。所以,《革命之路》還能全國巡演。

              大幕拉開,當兩位中老年演員在臺上絮絮叨叨地談及社區里有人想排戲,兩人一聊就聊出個七八分鐘的“序幕”,就顯出這部改編作品的業余之處了。好的作品,開門見山,所謂“鳳頭豬肚豹尾”——全劇開頭不引人入勝、扣人心弦,那觀眾繼續坐下去的理由就是“期待角兒登場”了。待沙溢、胡可登場之后,人們難免會對比兩人對舞臺的掌控力。僅臺詞,沙溢口齒更清晰,邏輯重音更到位。他是懂得舞臺空間的。相比之下,胡可更多的經驗在于“鏡頭前表演”而不是舞臺空間——兩者在情緒分寸的拿捏、口齒表達的精準、肢體語言的幅度等方面,是有巨大差異的。

              明星夫妻,確實是該劇最大的咖,也是最專業的了。

              前陣子,小品王黃宏與天津人藝合作,在上海保利大劇院上演了話劇《上甘嶺》,黃宏擔任了編劇和主演。他在上甘嶺上,塑造了一位說快板書出身的炊事班長形象,讓該劇悲欣交集。因為全場舞美是一個恒久不變的黑魆魆的坑道,所有戰士的服裝也都大體一致。所以,黃宏具有高辨識度的嗓音,成為全場亮點。他的聲音塑形能力卓越,甚而使得舞臺形象也更高大起來。但是,如果他不做主演了,該劇的光彩必然暗淡。而黃宏畢竟過了退休的年紀,在臺下已經戴上腰托了。所以,眾星拱月般的明星話劇,也讓其劇目巡演的可能性全系于一線。

              所以,在買明星話劇的票子之前,首先要看誰和明星一起攢這部戲——若編劇、導演都不是實力派,那就懸。早先,李宇春曾經主演話劇《如夢之夢》引發討論——是否是戲劇要搭明星的流量?看過《如夢之夢》的觀眾,一定會同意“李宇春貢獻了繼電影《十月圍城》之后,最誠摯的表演”這句話。這部話劇的編劇、導演是賴聲川。好的戲劇導演會發掘、善用明星的個人特質。例如,他還邀馬景濤主演過話劇《如影隨形》——劇中,馬景濤扮演的角色自己以為自己存在,但別人以為他是影子。所以,他的主要任務就是要有“證明自己存在”的激情。這種證明自己的演法,正是馬景濤最擅長的。

              對于喜愛戲劇的粉絲而言,買各地人藝的戲,那是相對更有品質保障的選擇。當下,除了北京人藝,陜西人藝的《白鹿原》等劇自然有著生命的厚度,而天津人藝常年做最佳群眾班底,也有整體水準依托。如果,明星話劇是由缺乏戲劇功底的明星主導——亦即除了明星,其他人都名不見經傳,那就把自己放到明星粉絲的位置上——當是看場明星見面會吧!

              文/朱光

            編輯:譚敏

            我來說兩句 0條評論 0人參與,

            九州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