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3z3d"><nobr id="f3z3d"></nobr></form>

            雪季開啟 揭“帶雪板乘高鐵費用翻倍”引爭議的背后

            2020年11月17日08:09

            來源:中國青年報

              帶雪板乘高鐵費用翻倍引發爭議的背后

              10月底至11月初,崇禮各大雪場陸續開板,宣告2020年的雪季全面開啟。不過,正當眾多雪友翹首以盼的新一年雪季終于到來時,一則京張高鐵禁止乘客攜帶超規雪板上車,超規雪板須辦理快運的消息在雪友圈內炸開了鍋。

              11月11日,知名滑雪博主比利白在其微博和微信公眾號上同時發布了一篇推文——《這趟冬奧滑雪專列,卻裝不下你我的雪板》。文章指出,自11月17日起,京張高鐵將禁止乘客隨身攜帶長寬高之和大于130厘米的雪具,超規格雪具只能辦理快運??爝\的價格大體上與一張北京至崇禮間二等座單程票價相當,這意味著,攜帶雪具的雪友在北京崇禮間搭乘高鐵往返的成本將翻倍。

              此消息一出,立刻在雪友圈引發圍觀和爭論。

              雪友們在比利白的文章下面紛紛留言,大多數人都反對京張高鐵要求乘客托運超規格雪具的政策,但也有為數不少的網友認為,京張高鐵要求超規格雪具托運的做法符合鐵路運輸相關規定,沒什么好質疑的。

              在比利白發文兩天后,11月13日,中國鐵路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向媒體提供了“京張高鐵推出雪具快運新服務”的新聞信息,解釋了京張高鐵禁止乘客攜帶超規格雪具乘車、超規格雪具須辦理快運的原因:2019年12月30日京張高鐵開通以后,廣大滑雪愛好者乘車日益增多,最多時一個車次旅客攜帶雪具數量多達100多具,列車上1、4、8號車廂設置的雪具柜一共只能存放5套,造成車內大量雪具堆放在車廂兩端旅客座椅前后和通道位置,堵塞通道,擠占旅客乘車空間,而行李架不適合放置較大體積的雪具,易發生墜落砸傷旅客,對旅客乘車和列車安全造成一定影響。

              但鐵路部門以安全為由禁止乘客攜帶超規格雪板乘車的說法很難得到雪友的認可。

              安全問題肯定是全球各類運輸企業首要關注的,但給超規格的體育器材裝備提供運輸便利也是國際通行做法。比利白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滑雪愛好者是京張高鐵主要的服務人群之一,京張高鐵也以滑雪專列著稱,在運營近一年后,隨著搭乘列車的滑雪愛好者越來越多,鐵路部門可以通過增加列車內放置雪板的裝置、免費托運等措施來更好地服務滑雪人群。實際上,諸如京張高鐵這樣的滑雪專列,國外并不少見,這些國家在更好地為滑雪人群服務方面,已有非常成熟的做法和經驗,可供我們借鑒學習。

              對于京張高鐵援引《鐵路旅客運輸規程》中有關“旅客乘坐高鐵動車組列車攜帶品長寬高之和不超過130厘米,重量不超過20千克,超重超大應辦理鐵路托運”的條款來禁止乘客隨身攜帶超規雪板,比利白也覺得不妥。他說,只要滑過雪的人都知道,滑雪板的長寬高之和是不可能低于130厘米的(除非是兒童滑雪板)。體育器材大多數都是特殊規格,這也是全球運輸企業都不會以常規行李的尺寸來衡量體育器材的原因,那么,以滑雪專列著稱的京張高鐵怎么還把對常規行李的要求來作為禁止滑雪板上車的依據了呢?

              比利白認為,導致京張高鐵此次出臺引發爭議的雪板快運新政的一個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包括滑雪在內的體育文化在中國還顯得非常薄弱。一些在體育發達國家對更好地服務體育人群的做法早已司空見慣,在中國往往需要經過一個更長、更曲折的過程才能實現。

              中國鐵人三項第一人黨琦向中青報·中青網記者無奈地表示,當他攜帶自行車在體育發達國家早已可以順暢地搭乘一切公共交通工具時,在國內還面臨著很大的阻礙。他說,國內除飛機之外的公共交通工具,要么是根本不允許乘客攜帶自行車乘坐,要么是完全不具備放置、托運自行車的條件。多年以來,黨琦在國內參加鐵人三項比賽時,因為攜帶自行車的原因,他只能搭乘飛機或自駕。

              國內著名滑雪自媒體“GOSKI”的創始人賴剛,滑遍了全球知名的滑雪勝地,他發現,在他走訪過的這些國家,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體現著對體育人群的關照。公共交通工具基本上都考慮到了如何為攜帶雪板、自行車等體育器材的人士提供方便,賴剛認為,“這體現了一個社會對體育的崇尚和鼓勵”。

              當然,體育發達國家大多都是經濟發達國家,有足夠的社會資源為推動體育的發展創造條件,賴剛說,所以還要看一個國家對體育有多大的承接能力,比如說中國的春運期間,要保證每個人能買到車票都很難,我們再要求其他的確實就不現實了。

              但是,隨著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一些部門、企業在基本條件已經具備的情況下,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對體育的不了解而出臺引發體育圈爭議的政策。

              比利白已經不是第一次與這種現象進行“斗爭”了。

              2019年3月,比利白將自己搭乘中國國際航空公司某趟國際航班的一段遭遇發布在自媒體上,因攜帶的滑雪板長寬高之和超過國航對普通行李的尺寸規定(158厘米),他被加收了4100日元(36美元)的超額行李費。之后,比利白發現,根據國航當時新出臺的20190101版行李規定,體育器材如果超過尺寸(長寬高之和大于158厘米),就要被收取費用。由于滑雪板的長寬高之和不可能低于158厘米,國航的這一新規意味著雪友今后搭乘國航航班時,攜帶的雪板無法再享受免費行李待遇。比利白隨即向國航致電,表達他對國航這一新規的不理解和抗議。比利白表示,國航當時這一對體育人群極不友好的政策對于一家國際主流航空公司來說是非常罕見的。

              當時,不僅是比利白,還有不少受國航這一行李新政影響的體育人群,包括冰球、高爾夫等運動項目,紛紛向國航致電。2019年6月,隨著國航開始實行20190601版行李標準,包括滑雪用具、冰球用具、高爾夫球包等在內的多種體育器材不再征收超尺寸行李費。比利白肯定了國航的這一舉措,也因為國航的“知錯就改”讓比利白相信,雖然中國的體育文化較為薄弱,但整體上仍在向好發展。

              此次京張高鐵征收雪板快運費一事已在北京雪友圈發酵了數日。北京滑雪協會主席李曉鳴希望鐵路部門能夠看到滑雪人群的呼聲,“京張高鐵對于促進崇禮的發展,對于帶動北京、河北的滑雪運動的開展是有重要意義的,我們應該更多的站在雪友的角度,降低雪友的滑雪門檻,讓冬奧專列更好的發揮效益?!?/p>

              以打造滑雪小鎮為目標的崇禮,對于北京這個全國最大的滑雪人口聚居地有著巨大依賴。著名體育學者易劍東,曾在滑雪運動發達的瑞士看到過這樣的景象,為了方便滑雪人群參與滑雪運動,當地推出了供滑雪人群免費使用的公交線路,這是旅游部門、公共服務部門、雪場、企業等之間建立的穩定的、互助的、共享的服務體系平臺。易劍東認為,對于中國來說,體育的發展需要建立一個完備、共享的、互惠互利互榮的、全社會參與的體育產業體制和機制,體育產業如果沒有外部體系的支持,是非常難得到發展的。此次京張高鐵征收雪板快運費一事引起了很大爭議,是我們有些部門進行反思的一個契機——要避免割裂的、各自為政的機制。

              本報北京11月16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慈鑫 來源:中國青年報

            編輯:譚敏

            我來說兩句 0條評論 0人參與,

            九州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