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3z3d"><nobr id="f3z3d"></nobr></form>

            古代書畫升溫 一頁千金難求

            2020年12月10日08:37

            來源:北京日報

              古代書畫升溫 一頁千金難求

              在永樂2020全球首拍中,宋龍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冊》拍出2.6335億元,打破世界最貴古籍善本紀錄。

              本報記者 王廣燕

              經過緊鑼密鼓的拍賣,北京2020秋拍逐漸進入尾聲。因上半年線下拍賣停擺,下半年原本的春秋兩季拍賣間隔大大壓縮,最短拍賣征集時間、最小征集路徑范圍,給各拍賣公司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不過在過去的一周里,市場上卻連傳捷報,誕生多件過億元拍品,更創下了不少新紀錄。

              古代書畫

              “一頁千金”毫不夸張

              “一頁宋版書,早不是一兩黃金了,這次拍出了6000兩黃金的價格!”在12月2日凌晨,中國嘉德古代書畫“大觀”夜場,約1.4平尺的宋代朱敦儒《暌索帖》以1.5億元成交,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研究員季濤在朋友圈的發文中,按照當前黃金的價格將《暌索帖》換算為黃金。如果依照古代16兩制,《暌索帖》將值近萬兩黃金。

              而在永樂全球首拍中國古代書畫夜場,現存最早王安石文集、宋龍舒郡本《王文公文集》《宋人信札冊》的三卷孤本以1億元起拍,經過前后近半小時的激烈競投,最終由場內買家2.6335億元投得。這一價格創造了宋版書的最高價紀錄,同時也是世界最貴古籍善本。網友估算,這件拍品的每頁價值也高達數百兩黃金。

              北京保利“仰之彌高——中國古代書畫夜場”中,文同、蘇軾的《墨竹圖》以1.219億元成交,成為史上最高價的墨竹圖題材之作,刷新了文同藝術作品的個人紀錄,同時成為蘇軾第二高價作品。該作品曾于2014年保利春拍中拍出4255萬元,六年過去,價格增長了186%。其畫上有十八位從宋末到晚清的名家題跋,清晰有序的流傳是其價格飛漲的重要原因。

              過去,中國近現代書畫大家的作品價格是拍場上的金字塔尖,而這一季拍賣,存世稀缺、鑒定更加困難的古代書畫、古籍善本顯然風頭更盛。在收藏家、書畫鑒賞家朱紹良看來,古代書畫成交超乎想象,展現出藏家對傳統文化的認同與自信。在好作品拍出高價的同時,也有“雞鴨飛上天”的情況發生,“希望買家們掌握更多知識再進場,不要等到潮水退了才知道是裸泳?!?/p>

              近現代書畫

              名家代表作最能打動藏家

              在近現代書畫領域,傅抱石無疑在本季拍賣中獨占鰲頭。其早年第一力作《大滌草堂圖》在中國嘉德以1.38億元成交,無愧“封神之作”美名;另一幅“抱石得心之作”《二湘圖》以1.04億元成交,成為本季保利拍賣最貴的近現代書畫。

              重量級藝術家的重要作品“強者越強”的趨勢,近年來一直在拍場上演。北京保利國際拍賣中國書畫藝術總監殷華杰認為,藝術品市場分化是必然的。海量信息讓藝術品市場更透明,新的藏家群體知識結構更高、收藏理念更成熟,只有最具藝術價值的作品才能真正打動他們。

              在點評本季拍賣各近現代藝術家作品表現時,中國嘉德副總裁兼書畫部總負責人郭彤說道:“傅抱石、黃賓虹、齊白石、吳昌碩、張大千、任伯年皆因精稀出品贏得喝彩,李可染、陸儼少則保持了一貫的熱絡穩定?!彼^察到,這一季的秋拍市場氣氛較之春拍,藏家出價更加審慎,非璀璨、感動之作難求高額出價。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的秋拍中,拍賣行紛紛在新技術的助力下拓展網絡拍賣業務,網絡買家十分活躍。以中國嘉德為例,網絡同步拍首次應用于“大觀”夜場,網絡競投成交件數近40%,吳昌碩《致三多花卉冊》以5175萬元成交,創網絡同步拍成交價新紀錄。在傅抱石《大滌草堂圖》的拍賣過程中,線上藏家也曾參與競投,并給出了1.1億元的高價。

              在特殊的2020年年末,藝術品市場克服了眾多不利因素,呈現出一份亮眼的成績單,為下一個春天的到來注入更多信心。

            編輯:張馨予

            我來說兩句 0條評論 0人參與,

            九州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