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f3z3d"><nobr id="f3z3d"></nobr></form>

            鄭州一600萬法拉利“堵了半個城”拒絕拖離,合理合法嗎?

            2021年01月08日10:45

            來源:大河報

              □頂端新聞·大河報記者 郭兵 實習生 張永樂

             ?。ū疚膱D片來自網絡)

              這兩天,鄭州一輛法拉利火了!12月29日凌晨,一輛紅色法拉利在鄭州市農業路高架西向東花園路段行駛過程中,撞上路邊的隔離護欄,造成車輛嚴重損壞,據報道,這輛車價值約600萬元。從現場視頻可以看到,車輛的右前方幾乎全部撞爛,車燈及連接處掉落,正副駕駛的安全氣囊完全彈出,車輪附近也有明顯的擦痕。

              鄭州交警在凌晨4點多接警后已對事故進行處理,并把司機送往醫院檢查治療。然而在事故發生4個小時后,也就是29日上午8點,事故車輛依然沒拖離現場,導致29日早高峰農業路高架西向東方向嚴重擁堵。

              農業路高架是鄭州東西方向主要交通動脈之一,有網友稱這起單方面事故影響了整個早高峰,“堵了半個城”。29日早上,交警再次到達現場要求事故車輛拖離,車主以“拖壞了怎么辦?”為由堅持等到4S店工作人員到來。交警現場怒斥:你為啥出事故?你違章了,你明白不?據了解,該紅色法拉利直到8點35分才拖離現場。

              “這是什么操作?還可以拒絕交警拖車嗎?”事故發生后,眾多網友不解:發生車禍之后,為避免現場發生擁堵,一般都要求車主盡快拍照固定證據,然后將車挪到安全位置,再解決后續事宜。而此案是單方面事故,并不存在糾紛,該車輛以怕二次損壞為由拒絕拖車是否合理并具有法律依據?

              對此,頂端新聞·大河報記者采訪了河南大進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兆義,孫兆義認為該事件中的爭議點,涉及的是法律中重要的價值位階原則。

              孫兆義解釋,該起事故中存在兩個待保護的價值,一是事故車主的財產價值,二是社會交通的通勤效率價值,那么如何確定二者的價值位階順序,也就決定著本案爭議點的解決方向;首先,車主的財產價值屬于車主個人,而公眾通勤效率價值則屬于全體社會公眾,但對于車主來說,其亦是社會公眾一員,因此車主亦有義務來維護該通勤效率價值。但是在本案中,車主以個人財產受損為由拒絕拖車,從而導致城市大面積堵車,嚴重阻礙了城市交通的運行,車主個人的價值取向違背了社會公序良俗;因此,車主拒絕拖車的理由,不能成立,更不符合我國《道路交通安全法》中事故處理方面“保障交通、恢復通行”的原則性規定。

              “該事件中,車主的行為涉嫌觸犯我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二十三條第二款之規定,依照規定,執法部門可以對其處以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可以處5日以上10日以下行政拘留,并處500元以下罰款?!睂O兆義說。

              記者從鄭州市交警五大隊了解到,該事故正在進一步處理當中,待處理完畢會向公眾公布結果。


            編輯:史海山

            我來說兩句 0條評論 0人參與,

            九州彩票